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一眼超越_ 第66章 你得负责啊-笔趣阁

时间:2020-12-09 01: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逆运小说一眼超越 第66章 你得负责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凌兄,请坐。”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就见塌上那位身着华衣的少年朝着凌悠一笑,伸手说道。

    他,正是之前,在那座高塔里,和凌悠有过一面之缘的镇南王府世子,邬辰。

    此刻的他,并没有丝毫世子的架子,反倒有些像江湖中人,摆酒相迎,谈吐之间也没用官场一套,给人一种随意之感。

    “好。”

    闻声,凌悠也不客气,径直落座,和他对视。

    见凌悠真就这般坦然,邬辰微微敛目,暗赞一声,旋即举杯道:“之前孙亮,齐伟的事……是我倏忽,惹得凌兄不快……我,先饮赔罪。”

    说罢,他直接一饮而尽。

    见状,凌悠同样持起一杯,一饮而尽,淡道:“世子客气了。”

    “呵……甚好。”见凌悠如此爽快地将此事揭过,邬辰一笑,旋即便道,“前事既清,有些事,我便直接说了……”

    “洗耳恭听。”凌悠点头,对方便径直将这段时间发生之事的前因后果,通通告知凌悠。

    起始之语,便不同寻常。

    “此事说来话长……不知凌兄,可曾听过‘东洲格局,三足鼎立’的说法?”

    见凌悠有些茫然,邬辰也不卖关子,道:“此三足,一为凌兄所在的‘问仙宗’,一为我‘镇南王府’,最后则是‘灵国皇室’!”

    “三者中,皇室最强,并拉拢到了东洲十九宗中一些宗门。剩余者,非超然中立,则依附于我镇南王府与问仙宗。贵我双方协力,一直与皇室抗衡到今天。”

    “细说起来,我镇南王府名义也隶属于灵国,但先辈看不惯皇室的一些作风,多年前就与他们渐行渐远……到得如今,矛盾已经无比激烈,甚至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若不是有外援帮持,只怕皇室早已撕破脸皮,对我等下手!”

    这番话落下,凌悠面露恍然之色——想不到这东洲看起来风平浪静,帝国一统,宗门团结,实则早就呈三足分裂之势,只是没有摆到明面上罢了。

    若非今天到此听了邬辰一番话,只怕自己还真搞不清东洲的格局。

    一时间,凌悠也起了一丝倾听的兴致。就见邬辰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悔恨之色:“故而当我听闻孙亮那厮自作主张,有意改‘交换’为‘暴征’之时,才会立即让就近上使,将他革察!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这个人是我用错了,倒是让凌兄见笑……”

    这句落下,凌悠摇头道:“世子,前事已揭,请继续。”

    “好。”邬辰也不再矫情,点头道,“因先祖出走,灵国皇室认定我镇南王府为叛徒,一直不曾放松过监视……如今,镇南王府表面风光,实则已经身处风头浪尖,而偏偏这时,我父王出了一点意外……”

    “哦?”凌悠微微敛目,“这些话,世子能随便对我说吗?”

    “……已到了这种时候,我也只能相信凌兄一回。”邬辰目光如炬地盯着凌悠,说道,“毕竟,欧阳大师,可是对你赞不绝口……而且今次之事,也证明凌兄,值得信赖!”

    “……世子谬赞。”凌悠知道对方后半句说的是袁皮皮的事,但在他看来,这种事算不得什么,更确切地说,这是和他‘头可断,装逼不能慢’,‘能白拿决不落下一丢丢’等等原则并列的一大为人准则来着……

    当然,落到旁人眼里,这种胆大包天的护短行径,却是难得了。

    “……既然世子信任,就请把所有事都告知我吧,镇南王……出了什么意外?难道,是皇室所害?”

    “若是皇室出手,只怕现在这东洲就已经兵连祸结。”邬辰摇头道,“父王是自己冲击境界时,出了岔子,真正知情者只有我一人,更别说皇室……但,父王因此事日渐虚弱,到得如今,已很难在人前维持……”

    三言两语之间,凌悠大致弄清了对方的处境——很显然,高端势力取决于高端武力,所以若是镇南王突然虚弱的事实被旁人察觉,那么皇室定然会发难,东洲的格局立即就会被打破……

    到时候事情就大了!

    “为此事,我翻阅先人笔札,寻找解救之法……”

    “……就是那所谓的‘炼器手法’?”凌悠若有所思。

    “是的。”邬辰点头,“按照笔札所说,这手法中,藏了一个秘密,当年曾有一位先辈与我父王情况相似,他窥破秘密后,竟然不药自愈,堪称神奇!只是由于传承断代之故,我并没有找到他窥破的方法……本以为,会藏在这‘手法’的最后一式里,却不料……”

    “原来如此。”凌悠点头,直到此刻,他终于把事情都理清了——难怪人家这么礼遇自己,连身边的上使也勒令跪了……原来事情这么大条。

    “恳请凌兄将那日,你未说完之言,全部告知!镇南王府,必有厚谢!”邬辰眼见凌悠已经明悟,立即抱拳道。

    “嗯……那好,你们好好调查一下我问仙宗那位‘杀公子’,我总怀疑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如果将来有冲突,我希望你们,站在我这一边。”凌悠沉吟片刻,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自然……已有秘卫在做,想必不日就有消息——无论凌兄是否成功,镇南王府,都会将情报,全盘告知。”

    “敞亮!”凌悠点头,说道,“那我也不卖关子了……其实,那时我推演完这套手法,就觉得,它可能不是一个独立的东西,最终为空,可能是因为缺少了一些拳路剑路……”

    “莫非是要加上镇南王府的两样绝学——南皇拳,九厄剑?”只一瞬,邬辰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可不傻,之前没想到,只是思维局限罢了,如今一朝被捅破窗户纸,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

    “嗯,我觉得南皇拳还只是小头,关键,在你说的那个什么九厄剑……”凌悠想了想也就释然——南皇拳连那些“特使”都会,显然是“招牌”而非“嫡传”,所以解开秘密的关键,自然不是它……

    “多谢凌兄提醒,我这便回去,集结众人参详……”邬辰身躯微颤,方向既已知道,他可是跃跃欲试!

    “啥?回去?参详?”闻声,凌悠却是一摆手,“没必要那么麻烦……那什么,南皇拳我已经看过,现在,就缺九厄剑了。”

    “所以……”

    “世子,来一个?”

    最后一句落下,邬辰一愣,旋即只觉哭笑不得。

    尤其是当他看到凌悠那一脸淡然,仿佛在说“螃蟹有了就差醋了”,好似这南皇拳和九厄剑都是拼凑所用的积木,一声凑齐就可以果断开工一般……

    邬辰的表情,就更抽搐了。

    说得轻巧。

    这事哪有那么容易?

    南皇拳也就罢了,对顶尖天才而言,拳路算是简单,理清不难,但九厄剑可是人阶九品的武技,放眼他们镇南王府也算是较为可观的上乘武技。当然它能成为招牌绝学之一的关键是——这套剑法的立意非常刁钻出奇,有极大的研究价值,其中许多动作都违背修炼常识,甚是难练,而要平空参悟,理顺其剑路,再与那套“炼器手法”结合,更是难上加难!

    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说出要回府召集众人一同攻艰,而非自己一力揽下全部功劳的话——非不想,实是不能!

    可凌悠呢?似乎压根就看不见这般庞大的工作量,口吻随意地就说出了那番话……

    说什么,来一个……

    来几个你都不行啊!

    邬辰不觉摇头——他承认,是,你凌悠的确天资可怕,轻易就推演了那“炼器手法”,但问题是,此番不同当初,你那可能存在的“天生炼器师”头衔,可对此道没有任何帮助!

    “凌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事,还是不劳烦了吧。”邬辰心中默叹一声——终究是底层出来的少年,傲气盛,遇事急,也属正常。

    比之自己,终归是少了几分沉稳气度……

    这番想法还未落实,凌悠便是蹙了蹙眉头:“难道世子你……不太会?”

    一句落下,邬辰顿觉自己的“沉稳气度”受到了打击,差点没一个踉跄跌倒!

    想他身为镇南王府世子,纵然因为年轻,境界未至,不能修习镇南王府最为顶尖的武技,但南皇拳和九厄剑这两样绝学,他怎么可能“不太会”?

    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一个外人质疑这点……

    一时间,邬辰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嗯,毕竟是人阶九品的武技,不熟,也正常……不过如此一来,还真有些麻烦,不若,世子你尽力施展一下,先看看再说……”凌悠却是没注意到邬辰的古怪神色,想了想便是这般说道。

    毕竟其他人可不像自己这般“+1”超越,学得贼快,这世子年纪轻轻对高阶武技不熟,怕施展出来丢脸,也属正常。

    “……好,那我便不吝献丑,请凌兄指教!”

    见凌悠这副表情,邬辰哪里还不知对方产生了天大的误会?当下一股傲气也涌了上来,右手一扬,一柄金黄璀璨,装饰华丽的长剑便被他握在手心,旋即,剑风一荡,道道灵气波荡开来!

    瞬息间,有黑色剑光亮起,剑路纵横交错,交织成道道黑线,其间仿佛夹杂着无数幽漆恐怖,正当黑暗即将笼罩尽此间一切之际,突然,邬辰手腕一翻,剑路一变!

    有光亮自东北角亮起,淡淡剑光如星点,仿佛长河斜划,弥漫四周,令得周遭一切都透出几分苍白来。

    倏忽间,剑路再变,线条由粗变淡,仿佛恬淡缥缈,但给人的威胁却成倍提升!

    九厄剑,九种变化,就这样逐一被邬辰施展出来,但见他游刃有余,动作娴熟,仿佛施展的不是人阶九品武技中的极难者,而只是平淡的招式而已……

    真可谓举重若轻。

    “呼!”

    某刻,邬辰长吸一口气,剑势嗖嗖收起,铿地一声,长剑归鞘,此间顿时变得平静如故。

    “凌兄,如何?”

    说着,邬辰微微昂首。他修习剑法,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是清楚自己刚才完整展现出了小成巅峰级的九厄剑,只差一点,就可以达到大成!配合他的年纪,以及九厄剑的修习难度来看,这,自然是相当值得夸耀的一笔。

    人皆有炫耀之心,尤其是一想到刚才凌悠那番好似认定他“不太会”的表情……邬辰虽不至于多么失态,但少年天才,终归有些情绪。

    “哦,你问如何啊……”这时,凌悠的声音才响起……却见这少年摸了摸后脑勺,却是露出了一分尴尬神色,讪讪道。

    “不好意思,我没怎么看……”

    一句落下,邬辰瞬间呆愣在了原地——他刚才还在想,凌悠可能会大为震惊,连连致歉,或是夸赞惊艳,甚至……连凌悠乃是剑道天才,扮猪吃虎,指出他不足之处的可能,邬辰也想到了……

    可他绝对没想到,凌悠的回答,居然是这个!

    没怎么看?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你装的逼你得负责啊!怎么前一刻才装了逼,后一刻直接就“不关注”了?合着我在这忙活半天,全是白瞎?

    耍我呢这是!

    “……凌兄,你这就……”邬辰有些不悦了起来,蹙眉落下一句,凌悠也愈发不好意思:“要不,你再施展一次?我保证全神贯注帮你指点!之前实在是没注意,没办法啊……”

    凌悠扪心自问,自己说的是实话——他的“魔方”,确实可以让他在旁人基础上“+1”超越,但并不代表他瞬间知道了对方的缺陷。换句话说,他在一眼之后,得到,也只是得到了“+1”超越版,能够指出对方的“缺陷”,纯粹是因为“高屋建瓴”的视角比对,所以……像现在这种“看了一眼后就撇开视线,再没注意对方动作”的情况,他可就有些不知该怎么说了。

    要强说倒也不是不行,但惊艳效果肯定不如“针对式”那般惊艳……所以凌悠才会说出这句。

    但这话听在邬辰耳朵里,自然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如果用现代的话说,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观——日了狗了!

    见过装完逼就跑的,没见过你这装完逼不负责还耍赖要求重来的……

    以为九厄剑施展很容易嘛?全套下来消耗多少真元知道不?还来?

    “……算了。”邬辰摇头,他也不是没胸怀的人,当下,也不发怒,只淡道,“经此事,凌兄你也该明白了其中难处了吧……事态紧急,我这就告辞,一旦功成,必定第一个告知凌兄……”

    “第一个告知?啊不用的。”

    邬辰话未说完,凌悠便是摆手打断,然后,随手丢出了一块新刻的玉简。

    话音淡淡。

    “你那什么‘炼器手法’里藏的秘辛是吧?嗯,我趁着你刚才在那舞剑的空当,已经推完了。来,看看有没什么纰漏?”

    (ps:4000+大章奉上!这章顺便纠正金手指的一个误区。二合一,今晚再更,三更求票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