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夺梦_ 154 恐惧-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19: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非天夜翔小说夺梦 154 恐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余皓与周昇都被淋得全身湿透,周昇打着赤膊, 一身瘦削肌肉上淌下水流, 余皓的衬衣则贴在身上, 现出身体线条。周昇紧紧抓着余皓的手, 到得两面墙分开、无路可走时, 周昇便抱住余皓,抖开金箍棒, 像持杆跳般跃到另一堵墙上。

    又一道闪光亮起, 那是陈烨凯所持的枪,角落尽头还有持续的枪声,似乎在战斗,余皓与周昇马上加快了脚步。

    一条通往黑色迷雾尽头的迷宫甬道,陈烨凯与黄霆各自持枪,迷雾中出现了嘶吼的怪物,四处全是机关, 陈烨凯喝道:“哪来的机关!能把它撤了吗?”

    黄霆一只手臂搭在陈烨凯肩上,答道:“我不知道!我的梦就是这样!我……”

    “当心!”陈烨凯按着黄霆,朝角落里翻滚, 面前的墙壁刷然射出飞轮, 擦着他们头顶掠去。飞轮沿着甬道横飞, 顿时将背后的腐烂怪物切成两半,黑色鲜血飞溅, 继而化作烟雾消失、散开。

    “跑!”陈烨凯不断喘息, 再次拉起黄霆, 半扛半抱,踉跄逃离。

    黄霆左腿已骨折,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拖着,回头面朝不断逼近的黑雾,黑雾中隐约现出更强大的怪物。

    “被抓住会有什么下场?”黄霆道。

    陈烨凯说:“坠入潜意识里,失去所有意识。”

    黄霆缓缓摇头,说:“你们真不该来救我。”

    黑雾再次逼近,眼看快要将两人吞没,迷雾中一声狂嘶,霎时如乱箭般射出数十道黑影!

    “怎么能不救你?!”周昇的声音如炸雷在头顶绽开,说时迟那时快,他与余皓一同从天而降!余皓喊道:“让开!”陈烨凯与黄霆闪身,周昇耍起棍花,顿时将迷雾中的怪物打得漫天飞出,余皓侧身持杖,杖头爆发出璀璨强光。

    刹那强光如幻化出了实体,朝着迷雾刷然照去,黑雾再次翻滚,在这耀眼的月光下不断退后,迷雾中有什么庞然大物发出了低沉的嘶吼,慌张躲避,退往迷宫外围。

    陈烨凯疲惫道:“还好赶上了。”

    周昇道:“有避风港吗?避风港在哪儿?”

    “避风港是什么?”黄霆一手扶着墙,勉强站起,余皓道:“这里不安全,往深处再走一段。”

    “我背你吧,来。”陈烨凯转身,收枪,背起黄霆,周昇在前开路,幸而这一段路机关不多。

    “瘦了这么多。”陈烨凯背着黄霆说。

    “现实里总觉得自己因为生病瘦了,”黄霆说,“连带着对自己的印象也变得更虚弱,其实没有这么夸张。”

    周昇打头,余皓殿后,陈烨凯背着黄霆在中间,余皓又听见陈烨凯说:

    “有什么事情这么钻牛角尖?就不能想开点?”

    “你碰上事儿的时候,也一样地钻牛角尖,”黄霆答道,“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陈烨凯说:“你会好起来的。”

    余皓听到这对话,忽然有点感动,黄霆出事的时候,陈烨凯确实相当焦急,甚至催促着周昇与余皓尽快过来救他。而自己和周昇,与黄霆的感情终究没有那么深,大部分时候,考虑的反而是己方的安全问题。

    不知道为何,余皓曾经与黄霆总亲近不起来,也许因为金乌轮,也许因为身为警察的他,太容易洞察人心了。导致余皓在他面前时,什么都不想多说,以免被发现什么端倪。但陈烨凯与黄霆确实是很好的朋友,哪怕互相之间,隐瞒了许多事——就像黄霆不会告诉陈烨凯,在他心灰意冷离开郢市时,他买好了去阿根廷的机票准备提前截住他。

    陈烨凯也不会告诉黄霆,知道他失踪的消息时,是如何焦虑,余皓丝毫不怀疑,如果周昇拒绝了入梦来找黄霆的提议,陈烨凯会不会求他。

    离开黑雾边缘区后,在一个迷宫的拐角处,陈烨凯把黄霆放了下来,余皓检查他的伤势,说:“为什么会腿部骨折?”

    陈烨凯说:“他差点就被拖进潜意识里,一只触角缠上了他,争夺的时候,腿部被触角绞折了。”

    周昇忽然说:“你们看,雨变小了。”

    找到黄霆后,雷鸣停下,天际乌云稍稍退开些许,现出破洞,云层遮掩处出现了微弱的月光。

    余皓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仿佛在这月光下变强了,说:“得把他的小腿扶正再疗伤,周昇,搭把手。陈老师,你抱住他。”

    “梦里还这么麻烦。”周昇一瞥黄霆说,“你对规则的认定太死板了。”

    陈烨凯抱住黄霆上半身,周昇按着黄霆膝盖,把他左侧小腿扳正,黄霆闷哼一声,抓着余皓的手收紧,像铁箍一样。余皓释放法力,光团照耀下,骨折的瘀青缓慢消退。黄霆长吁一口气,拍拍陈烨凯的肩膀,缓慢地站了起来,转头瞥向迷宫深处,再看他们,嘴唇动了动,表情带着些许茫然。

    “你们不该来。”黄霆说。

    周昇做了个手势,答道:“什么都不要说。”

    黄霆眼里带着疑惑,周昇却道:“不好意思了,黄霆,冒犯一下。”

    说着周昇把手按在了黄霆额头上,一片黑暗里,黄霆身周刷然飞射出无数记忆画面,就像从前消去欧启航记忆时,形成了景象缓慢旋转。

    其他记忆光芒消敛,只有黄霆从被抓到被按上椅子装置时的第一人称视角,原原本本地呈现于他们面前。

    周昇看完后,特地以手指一点几个景象,划过,将景象扔给陈烨凯。

    周昇的手离开黄霆额头,所有记忆顿时随之消散。

    看见黄霆记忆的一刻,余皓顿时震惊了,赵梁还有监视金乌轮的办法?但望向周昇时,周昇却毫无反应,似乎早已知道。周昇是怎么知道的?余皓蓦然想起,在沙漠里,周昇的龙发生的闪现!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金乌轮的存在就被监测,并被干扰了?也就是说,赵梁手上那件仪器,对金乌轮确实是起作用的?

    余皓想问,周昇却做了个“嘘”的动作,说:“继续前进,帮助黄霆先夺回图腾。”

    周昇把金箍棒竖在地上,一手抱着余皓,升上迷宫高墙顶部,两人上墙,风雨渐小,余皓展开翅膀,现在应该能飞行,不受狂风干扰了。但这迷宫墙壁太过诡异,还是暂不考虑飞行。

    周昇又把黄霆、陈烨凯带了上来,四人站在墙头,眺望远方的迷宫中央区域。

    余皓始终在担心,赵梁如果能通过脑电波的分析与还原来监测金乌轮的运作,那么是不是也一样能窃听到他们在梦里的对话?以周昇什么都不说这一点看来,也许确实如此。但他既然看见了这一幕,想必就已经开始有了应对的办法。

    余皓担忧地看着周昇,周昇却道:“嘘,别怕。”

    余皓便点点头,回头望向高墙上,黄霆与陈烨凯慢慢地走着。

    黄霆说:“nicky,听我一句,你们都回去,趁现在还来得及,剩下的,我能自己调整过来。”

    陈烨凯答道:“没关系。”

    余皓说:“现在你总算得到一次机会了,感觉怎么样?”

    “实话说,”黄霆答道,“和我的猜测不太一样,太真实了,做梦从来没有过这么真实的体验。”

    “在金乌轮的影响下,梦会变得更真实。”周昇在一道窄墙上横过金箍棒,像玩杂耍似的走着,“平时做梦你不会梦见细节,一旦被金乌轮干扰了,你会清楚地感受到经历了这一切。”

    余皓:“所以也就是说,每个人其实都可以穿梭在自己的梦境里,只是不能像现在一样,具有高度的意识自控?”

    周昇道:“当然了,没有金乌轮之前,你就不做梦了么?还是做的吧?金乌轮只是让咱们拥有控制梦境的能力而已。”

    黄霆说:“现在情况不像你们想的简单,周昇,带他们走,你是聪明人。”

    陈烨凯:“不可能!黄霆,打消你的这个念头,你这么想,才会让大伙儿陷入危险里!”

    黄霆说:“没有必要为了我一个人,让你们仨置身险境!周昇!你就不管余皓的安危?”

    余皓:“我很好,不用你担心,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黄霆停下脚步,站在高墙上,认真道:“现在你们想去哪儿?帮助我夺回图腾?我不配合,你们是去不了的。马上走,现在!”

    “嘿。”周昇反而好笑起来,扛着金箍棒,侧头挑衅般地注视黄霆。

    “贸然跑来救我这个快要死的人,”黄霆说,“有什么意义?实话告诉你们……”

    “再生障碍性贫血,”陈烨凯说,“急性,我们已经知道了。”

    黄霆倏然静了,余皓说:“不能当成是临终关怀吗?而且你还不一定死呢,在等骨髓配型,对不?”

    黄霆还想坚持,周昇却说:“在迷宫中央的是什么?让我猜猜?”

    “猜对了。”黄霆说,“对死亡的恐惧。”

    余皓说:“继续走,别停下脚步。拖延越久,就越危险,真想为了我们好的话,麻烦直面你内心的恐惧,夺回你的图腾。”

    周昇笑了起来:“说得对,黄霆,睡一半被抓的情况,我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我们会突然被叫醒么?”余皓问。

    周昇说:“那可不一定,现在还不知道赵梁想做什么。”

    余皓也在猜测,虽然他推断周昇一定知道——也许赵梁想通过他们进入黄霆的梦中的整个过程,来观测并分析,取得详细的资料,甚至设法破解金乌轮的秘密。但无论怎么说,赵梁已经发现了金乌轮还在周昇手里的这个事实,而既然现在没有来叫醒自己,也许放任他们处理黄霆的梦,也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之一。

    “走,”陈烨凯说,“听他们的,这个时候,你的事最重要,不要再翻来覆去地车轱辘这个问题了。”

    狂风渐渐小了下去,黄霆只得打头前行,周昇与余皓跟在最后,余皓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周昇,周昇却现出了促狭的笑容,朝余皓神秘地眨眨眼。

    余皓:“?”

    黄霆在前说:“nicky,记得吗,咱们曾经讨论过以后会怎么死去,死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记得。”陈烨凯说,“龙生去世的三天后,你知道了这个消息,给我打了一个越洋长途的电话。”

    “我想过我也许会死在歹徒的枪弹下,死在追通缉犯的车祸里……”黄霆抬头,遥望夜空里厚重的乌云,说,“可从没想到过,会以这样一个方式死去。”

    陈烨凯道:“我说了,你未必会死,需要多少钱,我可以为你出,只要你能好好活着。”

    “我不相信运气,”黄霆说,“等捐献就像买彩票,nicky,我们都要学会正视现实。”

    “我他妈就从来不愿意正视现实!”陈烨凯突然说,继而揪着黄霆的衣领,拧过他的头,粗暴地让他朝高墙下看,“这个世界要是真像你说的这么现实,我们会在梦里见面?你会有机会问出这种问题?”

    余皓想上去分开他们,却被周昇挡住,陈烨凯推着黄霆,几乎要把他从十米高的墙推下去,让他望向地面,说:“你说话啊!说话!”

    黄霆没有回答,周昇手持金箍棒,示意可以分开了。

    陈烨凯把黄霆又拖过来些许,按着他往前,说:“吃一颗枪子死,还是躺在病床上死,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早死晚死,也是一样的。”

    黄霆说:“就在刚刚,看见你的时候,我所想的不是得救了,而是……用你佩的那把枪,给我一枪,就这样。”

    黄霆拉起陈烨凯的手,让他持枪,抵住自己的额头。

    陈烨凯道:“别这样!”

    黄霆笑了起来,说:“在梦里反而没有半点煎熬与恐惧。”

    余皓说:“因为在精神世界里,大部分的情感都具象化了,并获得彼此分离,只有当你接触到boss的时候,恐惧才会出现,现在的你应该很平静。”

    “为什么不趁着平静,结束这一切呢?”黄霆说,“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不会畏惧死亡。”

    陈烨凯说:“哪怕我开枪,你在现实里也不会死去。”

    周昇解释道:“整个梦境会垮掉,垮向潜意识,你的意识会与整个潜意识世界溶解、融合,现实里的你……”

    “会成为一名植物人?”黄霆说,“就像梁金敏。”

    “对。”陈烨凯摊手道,“反而更麻烦。”

    “不麻烦。”黄霆说,“没必要为我续命,到了那个时候,器官衰竭的痛苦,我就不会感受到了。也算另一种意义上的安乐死?我宁愿不知不觉就离开这个世界,也不想受到煎熬。”

    “煎熬是自己给自己的。”余皓说,“只要不畏惧,就并无煎熬。”

    黄霆:“你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

    “我有。”余皓答道,“怎么就没有了?”

    黄霆突然想起来了,一时竟是无法反驳余皓,他沉默了很久,又说:“当时你的心境和我不一样。”

    “很像。”余皓说,“我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灵魂有一种微弱的共鸣,可是黄霆,我们也可以继续往前走,直到你夺回图腾的那一刻,如果你在找回自我以后,依然坚持,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黄霆又沉默了,最后点头道:“行,那走吧。”

    四人避开了几乎所有的机关,抵达迷宫最深处,但就在最后被围起来的高墙上,有一道彩色的幻光,犹如屏障般笼罩着最中央的庭院,庭院内有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上蔓延着白色的迷雾,周围全是草地。

    他们无法越过屏障进入迷宫最深处,只能从墙上下来,面前是一道巨大的铁门,余皓上前试了下,铁门纹丝不动。

    “休息会儿吧。”周昇说。

    陈烨凯也上前试了下,铁门没有打开。

    “一定要本人?”陈烨凯说。

    “对。”周昇说,“否则哪怕力量再强,也没有用,唔,黄霆……”

    周昇眼望黄霆,似乎思考着要怎么让他过来推门。

    余皓朝黄霆说:“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很危险,一个连自己也不愿意去挑战图腾的人,能夺回这个梦么?”

    “他可以。”陈烨凯说,“黄霆,想想清楚,你不该是现在这个心理状况。”

    黄霆道:“我能怎么办?我能做什么?”

    众人一时没有回答。

    “许多时候,我梦见自己在这迷宫里乱闯乱撞。”黄霆沉声道,“找不到出口,周遭刀光剑影,没有尽头。”

    “我还以为你挺喜欢自己的专业呢。”余皓说,“就没有值得你开心的时候吗?”

    “有。”黄霆抬头注视大门,说,“但就在检查报告出来的时候,对我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有时我总在想,我做的这些,究竟有多大意义?周昇,我始终欠你一句对不起。”

    “没关系,”周昇随口答道,“我原谅你。”

    余皓说:“我还以为,你是最该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那个,没想到……”

    黄霆摇摇头,答道:“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我完全没有办法回答你们。我打败不了面对死亡的未知,也推不开内心最深处的这扇门。走,周昇,下一次见面时,我答应你,我会解开我的这个心结。”

    周昇只是站着,眉眼间带着余皓熟悉的戾气,打量黄霆,余皓见过这表情实在太多次了,这是每次周昇想强行动手、暴力破解前的明确信号。

    “行。”最后周昇却道,“我们很快就会来救你。”

    黄霆色变道:“不要来!你一来,就中了他们的计!”

    突然间,余皓听到声音转头,朝向黄霆迷宫深处的那扇大门,在没有黄霆推门的情况下,大门自动开了!所有人顿时停下交谈,一起看着那铁铸巨门,缓慢退后,黄霆现出疑惑表情。

    “怎么回事?”陈烨凯道,“这扇门会自己打开?”

    余皓也是头一次碰上内心深处的大门在他们面前自动开启的情况,周昇马上护住身后的余皓,一手抬起,手中现出金色光芒,预备随时叫醒他们。

    大门朝内开启,内里空空如也,仿佛一直等待着这一刻,等待着黄霆的到来。

    “靠。”周昇喃喃道,“自己开门了?有这种事?避风港没有,图腾所在地的大门还自己开了?”

    “刑警是没有避风港的。”黄霆答道,“自己开门又是什么意思?”

    众人一时不明所以,在门外站着,黄霆说:“现在只能进去了?”

    “欢迎,欢迎。”一个声音说,“真是一场奇妙的体验,进来说?”

    余皓:“……”

    那声音正是当初调查组三人里,其中的一个!而唯一的可能就只有——

    “赵梁?”黄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

    地下研究室内,赵梁坐在一张椅子上,已经戴上了脑电波感应头盔,闭上双眼,手腕上连接针筒,被输入了镇静剂,头盔上的数据线汇入中央计算机内。另一张椅子上,则坐着浑身被汗水浸湿的黄霆。

    “各项指数正常。”研究员说,“赵总已经进去了。”

    另一名研究员道:“这么看来,让两个人的意识通过机器直接进行互相干涉和交流,是可行的。”

    一众研究员站在赵梁面前充满赞叹地观察,各项数据被显示在中央大屏幕上。

    “必须有集成中继器,”又有人说,“否则他们之间的互相干涉很微弱,如果能把中继器拿到这儿来就好了。”

    “推刺激剂吧。”

    “进入眼动期,神经元活动剧烈……” 166阅读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