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银白的死神_ 第五十章 机关-笔趣阁

时间:2021-01-22 22: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菲利斯多小说银白的死神 第五十章 机关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碧安蔻一直到晚上才苏醒。

    他们房间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母性提前爆发的罗赛特和拉诺妲带回来的礼物,也就是碧安蔻爱吃的那种食物。她们甚至从商城里找到了某种能够保温用的器具,让那些食物的温度尽量不流失。

    也因为如此,克伊尔德也留了一些可以作为正餐的食物在桌子上。让侍应生送过来毕竟还是需要耗费时间,如果碧安蔻会在半夜才醒的话,也未免太兴师动众了。

    克伊尔德静静地看着那双黑眸中的迷茫渐渐褪去,然后浮现出一层惊慌,但当那双黑眸转向他的时候,那些恐惧与慌乱又慢慢地消失了。

    “少爷?”

    碧安蔻说完之后在一瞬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用手摸向了自己的喉咙,脸上又出现了无助的情绪。

    “有声音吗?”碧安蔻急促地问着,声音中已经难以自控地带上了哭腔,“我听不见。没有。之前还能听到的。”

    克伊尔德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试图让她镇定下来。

    “别急。”他放缓了自己的语速,“冷。静。”

    虽然碧安蔻没办法听到他的声音,甚至没有精力去分辨他说了什么,但是克伊尔德的行动还是让她安静了下来——当然,也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而忘记了挣扎。

    克伊尔德抱住了她,将她的头轻轻地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并且还在抚摸着她的后脑。对方突如其来的亲密反而让碧安蔻变得小心翼翼,连大气都不敢出。

    但是她又感到自己的心脏似乎加快了跳动的速度,这与面对那些野兽的时候的惊慌不一样,这种速度没有让她觉得难受。而她也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有些发热,这是为什么呢?

    不管是因为什么,少爷现在的举动太奇怪了……

    但克伊尔德完全没有联想到碧安蔻此时的想法,他只是以为自己的安抚起到了作用,因此满意地放开了她,认真地直视着她的双眼。

    “别。怕。”克伊尔德神情温和地说,“相。信。我。”

    那个玉环的事情,他依旧是让少女相信他,但实际上,他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做出什么能够将玉环索回的行为。

    但是他只能让碧安蔻相信他,相信他能够把她重要的玉环带回来,也能够把她的声音带回来。

    怀中的那个未完成品因为这几天接连的意外而没能继续完工,看样子他应该再腾出时间来好好地雕琢一下,至少也该在玉环拿回来的时候将它一起交给碧安蔻。

    如果没有吉阿朵这一出,那个盒子他本来也要拿回来。总是带着他打算送给别人的盒子是不行的,最初他是觉得失礼,现在则是因为,碧安蔻理应得到一份只属于她的礼物。

    但是这不代表着吉阿朵的行为就可以原谅,尤其是居然还要刻意地让碧安蔻产生误解,之前他便知道她是一个骗子,心地不会善良到哪里去,但是她依旧过分到让他始料未及。

    看着安静下来、乖巧地坐在床上的碧安蔻,克伊尔德一边打算拆开碧安蔻的绷带给她更换药物,一边思考起吉阿朵的事情。

    按照常理来讲,一定是他以前得罪过吉阿朵,对方才会甚至想要通过碧安蔻来报复他。但是这并不可能,他年少时一直都待在诺比勒家里,遇见吉阿朵的时候正是他刚刚出来没有多久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怎么会得罪吉阿朵?

    而且吉阿朵并不只是针对他。虽然眼下看起来是一直在努力让他过的不舒坦,但是吉阿朵对其他人的敌意也从来没有收敛过。

    以前他们还……他还喜欢吉阿朵的时候,她就明确地流露出对贵族的不喜、抵触,甚至对魔王也口出狂言。但是那时的他却因为迷恋吉阿朵而强忍着让自己不去反驳,甚至还在心里为自己寻找她这些出格的言语的借口。

    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可以说是愚不可及。

    有的平民对贵族一直都抱有怨言,这点他们所有人都很清楚。因为有一部分贵族张扬跋扈,对于平民来说,他们是不会在意那些趾高气扬的人是属于哪个家族的,他们只知道,那些人是贵族。

    但是少有平民会对魔王产生意见。千年前的战争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爆发,这一点甚至连魔王身边的近侍官也不甚了解,似乎只有魔王与女神才知道。但是战争永远都会牵连无辜的人类,在战争开始的最初,魔王便将人类的安危保护住了。

    也正是因此,魔王才会受到来自女神的重创而不得不沉睡千年。但在他陷入沉睡之前,他还记得交代自己的近侍,要好好地管理人类,不能苛待。魔王的近侍也因为契约而不可以做危害人类的事情,即便他对人类从来都没有好感。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现在的安稳生活来自于魔王,否则根本不会拥有他们的现在。会敌视魔王的人只有女神的子民,但是吉阿朵能够被蒂麦镇认同,说明她本就是扎根于魔王大陆的血脉。为什么她会瞧不起魔王?

    而且,以吉阿朵的年岁与城府来说,不应当拥有那种程度的情报网。尽管她当年欺骗了他,那也是因为比起吉阿朵来说,那时的他更加稚嫩。

    虽然现在看来吉阿朵是摆出了一副中立的态度,但是谁知道她将来是否会改变立场?到那个时候,她手里的情报网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也许应该想办法去……

    手下突然腾空的触感让克伊尔德回过神来,少女正谴责地瞪视着他,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不满。他正在处理碧安蔻腿上的伤口,而从少女把他拿着棉签的那只手挡住的行为来看,也许他的走神导致了他下手的力度不太适宜。

    “疼。”碧安蔻停顿了一会儿,又加重了她的语气,“很疼。”

    “抱歉。”克伊尔德低语着,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我。轻。点。”

    那双黑眸被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过了一会儿,碧安蔻才将手收回去,委委屈屈地把自己的脸塞到了被子里。

    克伊尔德放轻力度,麻利地给伤口换了药,然后重新包扎上。等到他发现碧安蔻还在缩在被子里眼巴巴地看着他的时候,克伊尔德有些哭笑不得地轻轻弹了下碧安蔻的额头。

    因为这次碧安蔻受的伤,他们在旅馆里呆了有七八天没有行动。沃坎和莱提对于那个花园似乎都有什么新奇的发现,而在这个什么事都瞒不过去的镇子里,碧安蔻当时会往城西跑的原因也被找到了。

    “如果没弄错的话,那个时候有几个人在追赶她。”沃坎一边费劲地嚼着牛皮糖一边说着,“虽然那些镇民自己也没搞懂是怎么回事了,而且在他们眼里,自己的同乡们在做什么根本不重要,只要没危害到他们自己——从这点来讲,蒂麦镇还是个排外的镇子,啧。”

    “罗赛和拉诺妲认为那之中有一个人是当时看守她们的老人。”莱提及时地将话题拉了回来,“那些人也许正是‘罗索斯’的人,碧安蔻虽然听不见,但是她的视力可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她应该是为了躲避他们才一直在逃跑。”

    “哦对了,有几个靠近城西面的住民说,他们当时想劝小羊羔不要往那边去,毕竟他们比我们更清楚那个花园的危险性,对于他们来说小羊羔可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而已……虽然事实也没错啦。”

    沃坎“啊呜”一口吃掉了桌子上的水果块,懒散地把自己瘫在椅子里,一副相当惬意的样子。

    “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没能拦住。”莱提继续补充道,“碧安蔻像是害怕他们一样躲着他们的阻拦,而也许他们也是觉得毕竟只是一个不熟悉的外乡人……所以也没有特别认真地去拉住她。”

    克伊尔德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阴着一张脸,明显的不太高兴。

    拉诺妲与罗赛特围在碧安蔻的旁边照顾着少女,她们倒不是不被允许加入谈话,但是比起谈话来说,她们更加想要去关心那个宛如她们的妹妹的姑娘。

    碧安蔻的身上依旧全是绷带。虽然他们拥有效果极佳的、针对淤青的伤药,但是以少女全身上下都是淤青的现状,使用那个伤药无疑会让她进入一种水深火热的生活——切实的字面意义上的。

    伤口较深的小腿更是被严密地保护了起来。在几天前少女毫无自觉的行走将腿上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之后,克伊尔德便不再允许她在没有看护的情况下随便走动。

    并且对着完全不在状态的碧安蔻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当然,这对于听不见的少女来说毫无用处。

    “至于那个花园……”莱提皱起了眉,“很明显,有点问题。”

    “我们过去的时候,那些蛇啊或者是狼的,完全不见踪影了呢。”沃坎笑嘻嘻地说,“啊,也不能确切地这么说。准确说的话,我和莱提去就没有野兽,但是如果带着拉诺妲或者罗赛特过去的话,就会在接近夜晚的时分冒出来一堆啦。”

    “而且就好像杀不完一样,即便今天将这里清理干净了,明天又会出现新的,数量没有任何的减少。”莱提沉声说,“在没有野兽的时候我们进去查探过,里面已经被植物覆盖住了,我们把灰尘和植物稍微进行了清理,那里面有一些看起来像是废弃了的机关,但是有一小部分……在近期有运转的痕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